八个核桃

新年快乐!

生活本来就有一百种面目

“抽空回沿湖一趟吧,我从广州回来了,喊上小双咱们聚聚”。

接到发小的信息,立刻踏上了西下的公交车。四年没回家过年,回去时也是大包小行李,扛着的背着的,零零散散带了很多东西。

其实很想家的,从举家搬到城里至今已十二年,不长不短,足以让一个人从青葱至成熟稳重,从中年熬至银发斑斑。

一夜辗转反侧,难以入眠,回忆的闸门一但打开,很多情绪便奔涌而至,压不下去又吐不出来,所幸像个暮年少眠的老人睁着眼睛盯着天花板,等天亮。

但坐上熟悉的826时,心还是平静不下来,随着车身而颠簸起伏,窗外的风景熟悉又陌生,无不叫嚣着,看啊,你已经离开这儿很长一段时间了。

到家已经接近下午六点钟。还没拿出钥匙开门,三大爷便从对门跑过来:“你这孩子,说回来也不看着时间,我和你大娘等了一天,快来,吃饭了!”一边说着一边扛起我带的行李往他家搬。“你家里太脏了,


床上都是灰,一时半会儿弄不干净,你大娘趁着前几天没下雪给你晒了被褥铺了新床,在这住下吧。”说着话的空隙,我被热情的大娘拉到了饭桌上,开始了丰盛的晚餐。记得小时候,爸妈苦于挣钱,日夜奔波,总是不在家,于是大爷家成了我的常驻地,每天来蹭饭。记忆中,他家的饭菜总是没什么油水,仅能维持在“吃饱”这个初级阶段,以至于很长一段时间,我把我没长高这个问题毫不留情的归结于,他家吃的不好。

吃饭的过程中,又收到发小信息“已经到了吗?”想着四年没见面,呆会儿给她个惊喜。于是吃饱饭,拿好给她准备的礼物,穿越两条没有路灯的巷子,到了她家门口。

门里传来猛烈的撞击声,继而是一阵摔盘子的声音夹杂着骂骂咧咧毫无逻辑的脏话,最后是一个女人歇斯底里的声音:你给我滚!接着大门被打开了,我看到了一脸疲惫的她。

——“啊!回来了啊,怎么没说声,我还想去车站接你呢。


——“下车的地儿近了,一路忙着跟熟人打招呼,没觉得远。”

——“很想你,好久不见,过来,抱抱。

松开她,把礼物递过去。

——“看看喜欢嘛……对了,你妈的精神病……”

——“还是老样子,十几年如一日,自从我爸去世以后她一个人在家,更严重了。”

我们一路向前走着,漫无目的,脚下踩着松软的雪,咯吱咯吱,在静谧的黑夜中,突兀的不像话。她提议说去原来小学校那边放烟花,我们又折回去,拿出上年我妹结婚买的还没来得及用掉的东信烟花,去了已经倒闭,剩一片废墟的小学校。

她拿出一支烟,点上。抽了两口,接着点燃了导火线,在五颜六色光里,我看到她转过来望向我,眼睛里是晕不开的笑,如同烟花非常好看。

——“哎,突然想起来咱俩小时候放炮的事儿了,你可真逗,点了之后还不扔,就放在手里看着它炸开。”

——“结果手指肿了好几天,哭的我亲妈都快不认识我了。”“其实那时候没觉得害怕,就想看爆炸的一瞬间,很亮,很漂亮。”

人们之所以会觉得烟花美丽大概是因为它寄宿着人们短暂的梦想,每当烟火盛开时,就如同梦想展开一般,支持着我们勇敢向前,踏出我们认为不可能的那一步。

——“这次回来我不走了。”“之前呆的那个厂倒闭了,过年回家其实没带多少钱回来,厂里欠了大半年的工资没发。”“你刚过去找我,知道我妈为什么又发火了吗?”

——“为什么?”

——“她让我出钱给我弟盖房子。”“可是你看,我他妈哪有钱!我在外地除了吃喝住,剩不了多少钱的,而且广州不比家里,开销太大。”“最他妈操蛋的是,大家都认为出去了就一定会挣到钱。”

——“是啊……以前在这儿的时候,总想着出去,就像王小波说的,觉得自己是一头生猛的牛,什么也捶不倒我。”

——“出去以后才发现,外面的世界比你想象的还难伺候。”

也许每个人年轻的时候,都竭尽全力的去追求过那些自己很在意、实际上却毫无意义的事物,例如:花了很多,多到失去自我,失去爱情亲情的时间换来的钱,在尽心竭力中把生命耗尽。值得吗?

——“你之后有什么打算?”

——“先留在家里一段时间吧,再看看有没有能做的工作,暂时休息一下。”“其实有个事儿,憋在心里很多年了,当时想辍学出去打工,家里人都很开心,唯独你说,别,再撑一下,没准儿上了高中就好了,其实我很后悔,很后悔当时没坚持一下。”

“如果再坚持一下,今天会不会不一样?”

最可怕的两个字就是“如果”,他意味着你对此时此刻并不满意,我们总说“如果当初……就好了”总是用这样的话试图重新改写人生,或者用这样的句子来安慰自己,可惜啊,过去的只能是过去的。

——我说:“哪有那么多大不了的,当下你活着就有无限的可能,现在是2019,还有2029、2039等着我们,生活本来就有一百种面目,你哪知道接下来它会不会给你个笑脸。”

收拾好垃圾。

——“走吧,不能白浪费这么好的夜晚,我们去小双家吃宵夜去,他妈今天刚包的饺子,白菜猪肉馅儿的。”

迎着扑面而来的风,点点星光。以及街道两边那无限往外延伸,延至天边的光。我们结伴而行,向小双家走去。

我想,这世界上的不尽如人意说不清道不明,十八岁的时候烦恼没有考进理想的大学,二十一岁又在为将来从事什么样的职业犯愁,而此时此刻,那些解决不了的问题依然多如牛毛。成年人的世界里没有容易二字,有的人光是活着就已经用尽全力,好在,热情还没退尽,我们还有很多愿望值得为之努力。

那么,让我们,

“一起去啊,更远的地方。”

可爱到犯规!

一起过生日啦~开心!夏天之后的同框!

配一脸啊!

岁岁今朝,生日快乐。

十月,秋意渐浓,桂花依旧香气扑鼻。

此刻,我坐在公交车上,抬眼看到窗外树影碎金,长路上的灯火映在车窗玻璃上,像星辰天落。

伴着车上怀旧的90年代复古音乐,突然就想起来这月有你的生日,仔细算来我俩相识已经七年之久。

从二十岁到二十七岁。

你好像还是最初那个样子,脸上压根看不出岁月的痕迹。心里像住着个小孩子,看到自己喜欢的事物会露出亮亮的眼神和叽叽喳喳停不住声音顺带着上扬的嘴角。

七年间,我们一起去过很多地方,好像每次出远门都有你陪伴,以至于某次陪同事去上海,在外滩看到对岸震旦那栋楼映着“I Love SH”的灯光,脑子里闪过以前我们十一来上海玩的情景,初秋的傍晚,走在静安区南京西路,赶着人潮,中午的阳光刺得人们的眼睛眯起来,我们笑着吐槽刚出租车司机一脸自豪的说:我们城市肯定比你们乡下超市物价便宜。

想起来去爬泰山,凌晨两点坐在半山腰看盛满星星的天空从两山之间的缝隙中垂下来,看不到边际,周围一切似乎都笼罩在静谧的星夜之中,我说,这儿好美,你点头附和。五点钟,我们终于爬到山顶,在日观峰等待日出,裹着大衣看着太阳一点点从鱼肚般的天空中爬出来,圆圆的带着层层光晕,周围人开始欢呼,几个孩子拍着小手嘴里叫着,好漂亮呀!那一刻觉得一夜没睡的的疲乏消失的无影无踪,我们沉浸在大自然带来的震撼中,呢喃着,下次还要来。

天完全亮了起来,我们裹着大衣,意犹未尽的下山,一边走一边絮絮叨叨的聊着工作,抱怨着每天了无生趣的生活快把人拖垮了。

恍惚间以为这些画面还停留在昨天,仔细算来,已是上一年的事情了,你离开家,一年有余,我也在接近一个月的时间只能从电话里听到你的声音。

大概在成年人的世界里,分离是最稀疏平常的事情。我们原本还计划着你去了南京之后,我去看你一次的频率,如今却发现生活中的琐事确实总把人束缚在一个抽不开身的状态下,身不由己。

上次你回来,从南区到九里来看我,本想着带你到九里湖散散心,看看风景,吃完饭以后回到家里舒服的躺在沙发上,开始聊天,因为太多事情想与你分享,絮絮叨叨,聊到了你该回家的时间。

送你上车的时候,很想告诉你,如果你在南京过的不好,或者那个人对你不好的话,就回来吧。

一如某次你深夜从南京打来电话,因为受了委屈,哭的不能自已的时候,我说:回来吧,我和黑子去车站接你。

我不太想用朋友这个词形容我们的感情,甚至觉得以现代人善于掩饰情感的能力,大概见过三次以上的人都可以假惺惺的称为“朋友”,你于我是特殊的,是很多次愿意将心底最复杂且难以启齿的情绪摊开来的特殊存在。

我们不需要太多矫情的言语,友情和爱情一样,最真挚的就是陪伴。

我想你即便在人生兵荒马乱的时候,也能记得除了家人以外,我也可以做你的星辰。

生日快乐,老陈。

我的挚友,我的知己。

这什么xql之间的battle啊!

一颗蛋黄。(∩_∩)

夜夜沉迷于各种同人文而无心睡眠,突然想起网上流行的一句话:我可以不结婚,我粉的cp一定要结婚,哈哈哈,如果他俩能结婚,不敢想不敢想,我觉得我会开心到直接晕倒。